来做游戏吗''U''

【仓亮】工作中的意外(肉渣瞩目

写在前面:

这是肉!!

这是肉!!!

这是肉!!!!

重要的事说三遍

两个人的第一视角乐屋play

一如既往的小学生作文风,即使是肉也是小学生作文。ooc警告。

kura和66都属于他们自己,文字与现实无关,一切都只是因为我的脑洞太大。

最后,祝能接受的大家食用愉快w。

顺其自然不就好了。

O SIDE

 

回过神来的时候亮酱正跨坐在我的身上,揪着我的领口。低着头的亮酱的脸被耷拉下来的刘海遮去了一半,因此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不过我猜那张本来就稍显严肃的脸上现在一定染上了愠色。

 

盯着亮酱,做好了被揍的准备。

 

然而,几分钟——也许只是几十秒过去了,愤怒的拳头却始终没有落下来。

在颤抖着,亮酱他。

 

N SIDE

 

大仓在我进入乐屋的时候靠在沙发上睡得很香,其他人恰巧都不在这里,形成了只有我们两个的空间。这个家伙最近对我变得有些冷淡,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我凑过去仔细端详那张脸,果然是不太对称的,不过这并不怎么影响美观。

 

你最近都不怎么理我嘛,也不来我家玩。

 

我在心里对大仓说。

真是让人烦躁,不晓得是什么原因让我如此介意我们之间的关系。更可气的是大仓对此丝毫不介意的样子,像往常一样和我说着话,在我主动凑过去的时候却以各种理由回避了。

 

果然很讨厌不是吗。

 

这样想着,我突然对如果我亲了大仓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好奇起来,说实话光是想象一下都让我觉得有趣。虽然kiss在团内已经不是什么新奇的事了,但对象是总是充当旁观者的大仓的话还是第一次。

 

于是我这么做了。

 

然后后悔了。

 

O SIDE

 

由于要最后拍摄的原因,我被独自留在了乐屋,除了睡觉我想我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了。一段时间以后,迷迷糊糊地听见了推门的声音,不过我抗拒着睁开眼睛,想争取哪怕是多一秒也好的睡眠。

 

接着又过了一会儿,我感到上方有一片阴影投了下来,遮住了一部分灯光,接着似乎是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落在了我的嘴唇上。有些害怕地睁开眼,结果更加害怕地发现了那是亮酱的嘴唇。刚醒过来意识还处在游离的状态,完全没办法理性思考的我就这么伸手把亮酱扣住了,用牙齿咬了咬那双可爱的唇瓣。

 

现在换小兔子被吓一跳了。

要说些什么吗?

微微张开了嘴。我觉得这个时候我们都是愚蠢的。毕竟他看不见我的心里这些天来都在想些什么所以总的说来大概我是更愚蠢的那个。

 

在自己也没意识到的时候,我喜欢上了亮酱。虽然羞于启齿,但这份喜欢并不是多么纯洁美好的。

 

等发现了这回事,为了不让亮酱发现,我只好尽可能的疏远了他。

 

即使不是大清早的,睡眠对人体的影响仍然存在。我把舌头伸进了亮酱的嘴巴,我用舌头划过他的牙齿,扫荡他的口腔内部,和他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身体不可抑制地感到了燥热,想要更进一步的时候,亮酱推开了我。

 

N SIDE

 

本来应该只是个小小的玩笑,结果变成了意料之外的的展开。

 

大仓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我不知所措地没能即刻推开他,就这样,恶作剧变得相当复杂。我在大仓试图把手伸进我的T恤时恢复神智把他推开了。

 

不同于惊恐愤怒的情绪自心底蔓延出来,那是委屈和羞赧混合在一起的不满。我挣脱大仓的手臂,用力把他按到在皮质沙发上。大约比我想象的还要更用力,大仓的身体在沙发上反弹了一下,冲击的力度貌似使他完全清醒了过来。

 

亮酱,对不起。

 

他这么说着,我却恼火了起来,压在大仓的身上拽起了那还未换下的笨重的战队制服的衣领想修理他一顿不知为何迟迟下不去手。

 

半天挤出了一句让我自己也莫名其妙的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样的存在啊。当时的我觉得自己的眼泪都要掉出来了,幸好努力把它们在溢出眼眶之前控制住了。

 

完了,以后没办法面对大仓了。

 

正当我为自己的出言不慎感到无地自容时,他丢出一颗炸弹,不,原子弹可能更恰当吧吧。

 

O SIDE

 

我啊,最喜欢亮酱了,喜欢到想要亮酱做我的女朋友。

 

亮酱抬起头来的瞬间眼神变得迷茫起来,看上去真的很渴望知道我对那个问题的回答。正确的答案大概是大亲友,最好的同伴一类的吧,或者说像家人一样什么的,结果却把心里真正希冀的说了出来。

 

用了女朋友这个词真是太糟了,只是想要和亮酱在一起,结果没组织好语言就脱口而出了。

 

绝对会让他更生气的。

说不定以后除了工作亮酱都不会再理我了。

再坏一点说不定我在这个组合里就要呆不下去了。

 

完蛋了。

哪种都。

任命地闭起眼睛。

 

我自认为是那种有话憋在心里直到它们发霉烂掉也可以不说出口的人,为什么对上亮酱的眼神就变得直白了,在这种不该直白的时候。

要是一开始就清醒着就好了。

 

易碎的玻璃杯,打破之后碎片散落的到处都是。

很危险。

 

N SIDE

 

老子不是女人。

 

我松开了从刚才开始一直停留在大仓衣领上的双手。应该更生气的不是吗,说什么想要我做女朋友的喜欢,把人当白痴吧。

 

然而,意外地被安抚了。

 

像是在空中漂浮太久终于落地了。

 

我也是喜欢大仓的吧,和大仓喜欢我一样的喜欢着他。

在委屈和羞赧中,后者占据了上风,接着两者都被某种冲动席卷而去,那种冲动在我的心里肆意地横冲直撞。我俯下身子,再一次,亲了上去。眼睛紧闭的大仓,那双饱满的嘴唇柔软的像是布丁,和平时能吃到的不一样,不会甜腻得让人反胃,那仅仅是让人心情愉悦的。

 

啊,想要索取更多。

 

即使会变得乱七八糟,变成玻璃碎片也无所谓了。

 

O SIDE

 

亮酱在我清醒的时候吻了我。热烈地,绵长地,奋不顾身地。亮酱毫不犹豫地进攻着,吸允着我的嘴唇,挑逗着我的神经,然后像我在不久前对他做的那样,让我们的舌头搅在一起。他的手按着我的肩膀,氧气的消耗带来窒息感,手指隔着布料也像是要掐进我的皮肤里,越发用力。

 

玻璃扎进身体,染上了鲜红。

 

在氧气耗尽前,我抓着亮酱的手腕坐起身,让我们暂时分开,好有说话的余地。

 

我喜欢亮酱,最喜欢了。

 

我对保持着跨坐姿态的亮酱重复着,捧起那张染上了情欲的轮廓分明的脸轻轻抚摸。姿势的改变使我们的下半身现在贴在一起了,亮酱寻找着舒服的位置扭动了一下身子,我的某个部位有了反应。

 

我发誓亮酱笑了,小恶魔般的笑容。

 

N SIDE

 

大仓身上那套连体服在这个时候显得碍事。我试着在不对这身可恶的衣服造成伤害的前提下尽可能快地把它从大仓的身上剥了下来。白色的背心露了出来,有些花哨的可爱些胖次也露了出来。

 

大仓的皮肤也渐渐地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有点冷诶亮酱。

 

诶?

为什么这么不会读空气啊。

 

真的啦,毕竟现在是冬天啊。

 

那、那你想怎么办嘛!

都已经这个情况了,难道要停下来了吗。

 

我要抱着亮酱。

 

啊啊,今天是怎么了,两个人像是玩模仿游戏一样重复对方的举动。被推倒的时候我首先的想法不是危险了而是这样有些无关紧要的事。

 

大仓把头埋在我的颈侧,头发扫着耳根有些痒,我笑出了声。

 

亮酱真可爱。

 

才不啦…唔……

 

O SIDE

 

亮酱害羞的样子果然对我来说是最无法抵抗的,这个经常直接过头的人不坦率的样子。我阻止了亮酱的不满发言,把未完的部分变为了软糯的颤音,不同于平时充满气势的锦户亮的,让人害羞的声音。

 

想要吻亮酱的额头,吻亮酱的眼睛,吻亮酱的耳朵。

想要让亮酱变成我的东西,狠狠地揉进身体。

 

已经没办法停下来了。

 

亮酱在发烫,我大概也是一样的。

 

撩起耳边的碎发,咬上了耳垂,亮酱发出令人愉悦的声音。

就这样下去吧,顺着脖颈一路向下。

 

N SIDE

 

大仓脱掉了他的背心,最近在锻炼的身体比起几个月前变得紧实。虽然经常能看到但目光忍不住在他赤裸的上身游移。这家伙以前在杂志上把我说他乳首好看的事情说出来了啊,总觉得那个时候是一脸得意的样子。

 

亮酱好色,一直盯着我的乳首。

 

听见那个人这么说。

 

来做一些更色的大人风格的事情吧。

 

说着掀起了我的衣服的下摆。

 

等一下,我没锁门…

想起这是在乐屋,随时都可能有人突然闯入。

 

去盥洗室吧亮酱,因为我都已经这个样子了嘛…

顺着大仓的实现我看到了大仓腹部以下支起的小帐篷,隔着布料也能看出现在大仓很兴奋啊。

 

那——喂!

没等回答就被大仓抱起来了,往沙发后的门走去。

 

亮酱好轻。

 

真是讨厌的家伙啊。

直到后背抵上淋浴间墙壁的瞬间,我还这么认为着。

 

O SIDE

 

亮酱…

 

他的手隔着胖次骚动着我早已膨胀的欲望,没有任何技巧,却出奇的有效。我除掉了亮酱的裤子,靠过去蹭了蹭那个敏感的地方。果然和我期望的一样,那个地方也早已按捺不住了。

 

解除最后的防御,我的手握着上亮酱的,覆盖在贴合的那个部分。弹奏乐器的手有着薄薄的茧子,摩擦带来细微电流般的刺激。

 

我们在一起释放了。

 

亮酱的脑袋靠在我的胸口脱力的样子也是如此诱人,生理的欲望再一次涌动起来。我用一只手扶着亮酱精瘦的腰,一只手探向他的身后。

 

这个时候盥洗室外传来开门的声音。

 

大仓桑拍摄快要开始了请您准备一下!

 

来得真不是时候。

为了掩盖现在我们在做的事以及那些声音,我拧开了花洒的旋钮。

于是水声盖过了喘息。

 

好的我知道了,我洗完澡马上过去!

 

用仅存的理智向外面吼道。

 

外头的人说了声知道了离开了房间。

 

我可以继续我想做的了。我在把手指伸进亮酱体内前征求了他的同意,他用比平时还要低的声音说了句要做就做别废话,不愧是他呢。

 

N SIDE

 

虽然知道大仓是个温柔的人,也做足了前戏和各种准备,但是被进入的时候还是疼的哭了出来。水从花洒坠下来,大仓把我的眼泪和温热的水珠一起吻掉了。溢满费洛蒙的水汽在狭小的淋浴间弥漫开来。

 

好厉害…

 

身体被大仓填满了,大概是怕我受伤,起先他的动的有些缓慢。即使是这样我还是说出了这样的话,然后,大仓像是受到了鼓励似的放开了卖力了起来。

 

我因为大仓而产生的快感而弓起了背,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滑到了胳膊上,用力地掐出了印子。大仓的唇落在我身上不同的地方。

 

O SIDE

 

当一切结束的时候我们都变得湿哒哒的。为了防止精力过于旺盛造成工作的困扰,我和亮酱分开洗了澡。我走出盥洗室,亮酱已经离开了。值得庆幸的是我们都习惯带着更换用的衣物,而且被亮酱在一开始就脱掉的拍摄是要穿的战队制服干干净净的躺在沙发上。

 

换好衣服,我在前往摄影棚前看了眼携带电话,就在一分钟前收到了信息。

 

今天工作结束来我家玩吧——亮ちゃん。

 

想着这条短信今天接下来的工作都会变得轻松了呢。

我推开了乐屋的门,脸上大概是愉快的表情吧。

FIN

感谢看到最后的小伙伴QUQ,虽然已经是成年人了po主最近仍然有各种各样的烦恼而且不能好好地解决,所以文里的bug和不合理的地方还请见谅。要是仓亮能变成热门西皮就好了。

评论(6)
热度(42)

来做游戏吗''U''

脑洞和坑的存放处,请多关照'w'

© 来做游戏吗''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