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做游戏吗''U''

【仓亮】クローバー物语 Part1

大倉さんのクローバー物语

an/关于这个脑洞:

#普通上班族仓×四叶草精灵亮#

其实是之前重温霍比特人的时候开的,关于精灵的脑洞,应该是二发完结。傻白甜的小学生作文。

ooc警告

又:kura和66都不属于我,故事纯属虚构

最后祝能接受设定的大家食用愉快www。

感激不尽。

 

【1】

 

在大仓先生正为连续的大雨天气担心能不能按计划搬进新租的公寓时,老天爷居然很给面子的放晴了。

 

把最后一箱东西搬进客厅之后,他气喘吁吁地瘫坐在还没来得及铺地毯的地板上扫视了一圈这个未来的居所。

 

还不错。

 

大仓先生对这个离市中心有一段距离又不至于交通不便的住处感到满意。尤其是没有周边没有了那些总是会投下大片阴影的高耸的写字楼,生活的压力似乎也随之被灌进室内的阳光蒸发。他在搬家后一直在为明智地选择了这间高度适中并且朝南向阳的屋子沾沾自喜。

 

【2】

 

大仓先生卧室的阳台上摆着一个小巧的水晶瓶,里面有一株四叶苜蓿(没错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幸运草),靠着瓶子底端的一小部分营养液成长着。意外的,小家伙竟生长迅速,有点不可思议地长到了一般苜蓿无法长到的大小。大仓先生已经开始考虑要不要把它移到花盆里去了,可能会有点浪费空间。

 

这是前几天武井小姐到外国出差作为手信带回来的,说是拥有它就能获得幸福。

 

武井小姐是大仓先生的同事,就坐在大仓先生对面的小方格里。是个可爱的姑娘,有着乌黑柔顺的长发和迷人的笑容,大仓先生经常和武井小姐还有另一位安田先生凑在一起偷偷地利用工作时间看看浪漫喜剧或是时尚杂志,有时也聊一会儿八卦。

 

当武井小姐将那个精致的小瓶子递给大仓先生的时候大仓先生还抱怨为什么给自己的礼物如此的充满少女气息而给安田的却是男子气概浓厚的黑超。武井小姐首先强调了瓶子里的植物是多么昂贵接着丢下一句简单明了的因为觉得适合你就愉快地泡咖啡去了,留下大仓先生一边说一定是被坑了一棵草怎么可能这么贵边对着偷笑的安田先生投了一记眼刀。

 

【3】

 

终于,大仓先生还是把对于同类来说长得过于高大的四叶草转移到了花盆里,并且为了显得花盆不那么空旷擅自在周围装饰了一些动物陶塑,像小白兔什么的。

 

 

你到底能长到什么程度啊?

 

大仓先生常常这么说着,倒是在不知不觉中对一开始嫌弃着的植物越来越上心了。只不过

事情的发展忽然超出了他的想象——在某一天这颗绿油油的植物变成了一只精灵,还不是正统的有着尖尖的耳朵和透明翅膀穿着树叶做的衣服魔法棒一挥施个魔法就能解决你的烦恼的那种。

 

 

救命这是什么情况!

 

大仓先生生无可恋地看着散落的被分解了的电视和坐在一堆零件中间啃着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炸鸡排的小人,拨通了维修公司的电话。

 

「啊啊啊啊我的电视我的鸡排!我说你是从哪里来的还有你是什么啊…」

 

拎着小人的衣服后领把他提起来放到眼前。

奇怪的家伙。

明明是日本人长相干嘛穿的像是英国那边的民族服装一样。是苏格兰还是爱尔兰吧,黄色领巾白衬衫背带短裤——还是格子花纹的,再配上及膝的白色长袜和小皮鞋。哦对了,头上还顶着一顶装饰着羽毛的绿帽子。

不过白白嫩嫩的脸还挺可爱的,睫毛好长,下垂眼和狗狗那般可怜兮兮的,左眼下方和唇边各有一颗痣。

 

「真是失礼啊!我可是精灵哦!」

 

「精灵才不会做这么胡来的事呢!」

 

大仓先生指着可怜的家电残骸,忍着想要吞了这个小东西的冲动。

在修理工离开后大仓先生攥着那个自称精灵的小人威逼他把所有事从实招来。那个小人指了指大仓先生的四叶草又指了指自己说自己是住在那里的精灵,本来生长在日本睡了一觉起来以后就被装进瓶子带到了国外最近才被带回来然后就被给你了。

原来出生地在日本啊,怪不得是日本人的脸。

 

「那你为什么拆我的电视还偷吃我的鸡排?」

 

「我就是想看看那个黑不溜秋的大方块里面是什么嘛可是谁知道我的法力只能支持我拆开然后怎么也装不回去了,试了几次刚好肚子饿了突然在那边桌上发现了你们叫做鸡排的东西不过还真是好吃呢。」说完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

 

29岁的大仓先生感受到了即使在连续加班三天加起来只吃了一餐时也从未感受过的无力感。

 

【4】

 

尽管第一次见面不太愉快但大仓先生很快发现只要进行适当的教育精灵就会非常听话并且具有常识高兴的时候还会做点料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伙似乎钟情于炸鸡排,特别是加了美乃滋的。

 

大仓先生帮他取了名字,叫做『Ryo』,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刚好翻字典翻到了这个音节。Ryo除了体型大小其他都与普通人无异,所以大仓先生更愿意相信他是拇指姑娘一类的生物,不过既然Ryo一直坚持自己的精灵身份他也懒得追究。

 

「虽然是幸运草精灵但其实我是掌管爱情的那片叶子哦」,

星期六的晚上和大仓先生一起看着纯爱月九剧录像的Ryo突然说道。

「我说你一直看这些还不如自己去找一个人在一起呢。」

 

大仓先生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把视线转移到电视剧上,男主角正为了如何向女主角表白心意苦恼着。

 

「不会有人会和我交往的啦。」

 

这是谎话,虽然长相不算特别惊艳但有一张英气中散发着莫名其妙的妩媚的脸以及一米八的高挑身材而且还很温柔的大仓先生在刚就职的头两个月收到公司上下一半女性一起用餐的邀请,还有做好便当带到公司的,更夸张的是连有些男士也对他作出了暗示。

事实上很苦恼。

以前也和不同的人交往过的大仓先生在大学里就发现了在现实里谈恋爱没办法和看影视剧有一样的感受。换言之,没有在谈恋爱的感觉。

渐渐的觉得还是一个人好了。

 

「骗我是不行的啊喂,我可是恋爱的幸运草精灵。」

Ryo显然看穿了这个谎言。

 

「ぇ?」

 

「果然是你不想恋爱吧。」

 

呜啊,猜对了,只有现在才会有一点相信这个最近也许是六月底的太阳太过猛烈在窗台边晒得有些黑了的只会吃炸鸡排和在鱼缸里冲浪的小孩是个精灵。

 

「年轻人这么消极怎么行呢,话说我来帮你吧,那个叫武井的小姑娘不久不错嘛你要是那边的人安田君也可以的吧…虽说如果你恋爱了那时候我也就要离开…喂你给我认真听啊!」

 

只听了前半句的大仓先生这次盯了Ryo好一会儿,然后用手指戳着他的脸,一字一句地说「要.你.管」。

Ryo听了这话不高兴地一口咬住了大仓先生的手指,那双亮晶晶的眼睛里满是被伤了精灵自尊的不满。

 

【5】

 

Ryo总是想让大仓先生带他去上班,像那些缠着父母的小孩一样,但无论是明着撒娇威胁还是偷偷藏在大仓先生的口袋里都没有成功过。

 

「带着我又不会怎么样!」

终于再又一次被大仓先生揪出上衣口袋后,小精灵爆发了。

 

「会吓到别人的啦!」

虽说被发现的几率很小但是大仓先生觉得还是小心谨慎一点总没坏处。

 

「就算我不会隐身也不能飞但是不会的啦!你一直不让我跟着你所以你才不会明白为什么你不能恋爱的啦!」

 

「烦死了我的生活又不是只剩下恋爱你这么执着要不然你跟我谈不就好了!」

说出口的瞬间就后悔了。

 

一定会被嘲笑的。

 

一不小心说出来了这种话真是最恶了。

 

这都是Ryo的错,一定是。

 

大仓先生对于每天都有个声音在耳边喋喋不休怂恿自己找个女(男)朋友已经开始神经衰弱了。虽然这么说,在看韩国悲情片的时候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但是死活不谈恋爱的大仓先生还是不得不承认,自打Ryo闯入他的世界一切都变得不正常了。

本来沉浸在剧情里从不多想的大仓先生偶尔会开始脑内演绎如果主角是自己的场合。

 

并且开始变得急躁——仅限于和Ryo在一起的时候——不过对于好脾气的大仓先生来说这也是不得了的事了。以前无论碰到怎样蛮横无理的人大仓先生都会耐心地讲道理讲到对方受不了碎碎念的折磨丢下一句对不起然后落荒而逃。

角色改变了,看上去Ryo如今成了说教的那个。即使大仓先生捂着耳朵Ryo的声音也会从脑子里嗡嗡作响,去看了心理医生但医生确认他并没有患上幻听症。

 

「才不要!」

Ryo盘腿坐在大仓先生的手掌上双手架在胸前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不过黑皮下出现了可疑的红色。

「而且一看就绝对不可能嘛,你是白痴吗?」

 

果然被嘲笑了。

等等,好像有什么更重要的事。

「那就不要一直烦我了拜托!说要帮我可是刚才马上拒绝了算什么啊…让我好好按自己的步调走不好吗!」

瞟了一眼墙上的钟大仓先生突然意识到情况不妙。

 

「我也是有自己的任务的啊!」

 

大仓先生愣了一秒,所以说只是为了完成任务所以才这么急切地想帮自己解决人生大事吗?

可是怎样都好管我什么事啊!

「那你慢慢做你的任务升级去吧…」

 

「喂!」

「……」

 

Ryo被大仓先生扔在了沙发上,因为冲击力陷进了柔软的海绵里。撂下最后一句话的大仓先生急匆匆地冲出了门外。

 

这个早上,入职以来大仓先生第一次迟到了。


评论(11)
热度(16)

来做游戏吗''U''

脑洞和坑的存放处,请多关照'w'

© 来做游戏吗''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