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做游戏吗''U''

黑蔷薇(chapter5&6)

an:

CP:暂时只有#山组#

感觉半年没写了最近都没有什么灵感,而且这种题材真的是第一次写,中间长时间没动就感觉怎么接都很奇怪QAQ

现在写着总会想到spn虽然一开始是想要写出rpg游戏的感觉的,结果从一开始就不对劲了。

总觉得现在就是小学生写故事的水平,对于人物性格捕捉依旧苦手,

所以,

ooc注意!

如果能接受这种乱七八糟的设定,食用愉快=)

---------------------------------------------------------------------------

『chapter five』

相叶雅纪微笑着。

樱井翔背后一凉。

到底长着这么无害的脸是怎么说出这么可怕的话的啊。

“雅纪”

大野智搭上相叶雅纪的肩膀,压低声音叫了他的名字,

“翔君和其他人不一样哦,是我的朋友。”

 

相叶感受到了震慑般的颤了一下,看起来变得有些僵硬。

“大ちゃん…的朋友吗?”

暂时无法接受这个信息,毕竟几个世纪过来大野智应该只有自己一个朋友,即使是还在天界的时候大野智回忆的时候也丝毫没有提到过任何朋友或是疑似朋友的家伙。

 

“ふふふ,是的呢~”

大野智的声音又轻快了起来,

“翔君,是朋友,所以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这样啊…”

相叶若有所思地盯着樱井翔,看得樱井翔浑身的不自在。

 

“既然大ちゃん这么说的话…”

相叶雅纪忽然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笑得脸上出现了许多褶子,伸出手对着樱井翔。

“相叶雅纪,请多指教!”

 

“樱井翔,请、请多指教!”

莫名其妙,樱井翔暗自觉得相叶是个奇怪的人,不过至少好像现在危险警报已经解除了。

 

“相叶ちゃん和翔君现在也是朋友了呢!”

大野智看起来异常兴奋。

 

什么时候说是朋友了啊!

明明刚才还想要杀掉我,智君你真的有注意刚才的事情吗?

这都是一群怎么样的可怕的生物啊…

樱井翔无奈的看着大野智和相叶雅纪心里激烈地活动着,什么也不敢抱怨。

 

“相叶君和智君认识很久了?”

“嗯!好几百年了呢!”

“相叶ちゃん是这片森林的主人哦。”

“好厉害…”

“呀呀呀,被这么说真是不好意思啊~刚刚说要杀你,抱歉呢!”

“没什么,现在我还活的好好的不是吗?”

“相叶ちゃん没有像对熊一样对翔君真是太好了呢~”

“翔君是朋友啦!我是不会把朋友当成熊的哦!”

“那真是感激不尽…”

“对了,留下吧翔君!翔君最高!”

“怎么办呢翔君?要留下?”

“完全没有给我选择的余地啊…”

“最喜欢翔君了!”

“诶!那我呢?!”

“我最喜欢翔君和相叶ちゃん了!”

“我也最喜欢大ちゃん了!”

“…”

 

话匣子就这样被打开了,类似的对话持续着直到太阳从小镇东边转移到树林的正上方。

这并不是樱井翔的意愿,但为了摆脱尴尬必须做点什么。

但其实尴尬的的只有他自己。

 

在这段短暂的时光里,樱井翔一边喝着相叶带来的花茶——配合着大野智从镇子上买回来的曲奇,一边接受了从在森林外昏倒开始的一系列奇怪的事。

 

总之并不是什么特别坏的事。

传说也不过是吓小孩的故事,樱井翔认为见识过真的堕天使的话大概就不会有人这么说了。

 

可惜看起来已经没有活着的人类见过传说的真面目了——也许故事在最开始并不是今天这样的,但是经过不知多少张嘴巴说出来以后各种意义上故事都变得非常丰富。

安逸的小镇居民没理由更没什么胆量去招惹可怕的‘传说’。

 

然而当被问及为什么要一直住在森林里时,大野智认真思考了好几分钟,然后给出了一个让樱井翔哭笑不得的答案。

 

“这片森林东边是大陆,但其实西边的边界是连着大海的哦,什么时候都可以去钓鱼呢!”

说这话的大野智眼睛里闪着光,樱井翔觉得里面装着汪洋大海——尽管他还没见过哪怕是一次海。

 

“大ちゃん一提到钓鱼就什么都不管了,真是的…”

相叶抱怨着咬了一口小饼干,

“果然还是东土的麻婆豆腐比较好吃。”

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你还真是喜欢麻婆豆腐啊ふふ。”

 

两个笨蛋。

虽然可能很强大,但是,是笨蛋。

尚且年少的樱井翔莫名的感到了生活从不同方面施加来的压力。

 

『chapter six』

随着呆在林里的日数增加,樱井翔眼里阴森的密林看起来也没那么可怕了,除了那些参天古树的高度让他即使脚踏实地地仰望也不禁手心冒汗以外,他觉得一切都是不错的。

被茂盛的枝叶层层过滤切割成形状不一的阳光碎片投射在大地上,有水流过的区域反射着柔软的金光像是银河在地面上的缩影,虽然没什么兴趣但动物们都还算友好。

直到相叶雅纪在某一天突然领回来了一只年轻的恶魔——对于樱井翔以外的人来说确实是年轻的。

“大ちゃん,这孩子突然出现在当时我发现你的地方,就缠着我说什么要找大野君…”

相叶雅纪看起来情绪并不高,四个人围坐在樱井翔来了以后新添置的桌子前,空气有些微妙。

那天他夺门而入的时候身后多了一条‘尾巴’。

看起来年纪和樱井翔差不多,甚至比樱井翔还要小的家伙穿着一身不合季节的臃肿的黑色毛皮,脖子上还镶着一圈黑色羽毛。

“大叔!”

他这么叫着,见到大野智的瞬间就粘了上去。

这让樱井翔很不愉快,无论出于礼节还是其他什么。

他认为这个小东西至少应该先自报家门并好好解释一下他的突然出现——即使他头上的一对角似乎已经说明了他的身份问题。

 

“nino,你长大了呀。”

说着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大野智对这个初次见面、下巴上有颗痣、嘴角的弧度显得有些狡黠的小子亲切的样子,让樱井翔莫名的觉得火大。

 

“二宫和也。”

抱着大野智的恶魔瞥了一眼樱井翔告诉了他自己的名字。

 

“nino可会欺负人了…”

相叶附在樱井翔耳边偷偷的抱怨刚在他被‘强迫’着带路的经历。

 

“相叶氏你再说什么?”

“没什么!”

 

相叶雅纪立刻从樱井翔身边弹开了,坐的直直的。

 

“我叫樱井翔,是智君的朋友!”

顽固的觉得不能在气势上认输。

 

“啊,原来是朋友啊,我,和智,在交往哦~”

 

“交往?!”

这两个字如同平地惊雷把相叶和樱井翔吓了一大跳!

 

“等等!你们两个都是男人吧!”

“诶,大ちゃん你从来都没和我说过…好伤心…”

 

关注的点完全不同的二人齐刷刷地望着悠闲地喝着茶被二宫摸来摸去却无动于衷的大野智。

 

“是在交往吧…嗯,是这样呢~”

大野智用软绵绵的声音攻击着他的两位朋友。

 

“大ちゃん你不是说过很讨厌地狱的一切吗,为什么会和nino交往啊?”

相叶的大眼睛泛着不甘心的水光。

 

“我和nino很早就认识了哦,在我还没有变成这样之前。”

“嗯,智救了我的命呢。”

 

早在大野智还是名正言顺的天使的时候,出于怜悯,放走了因为是恶魔即使没有作恶也要被处刑的二宫。然而这件事被天界察觉,大野智被认为是背叛者,作为惩罚强行让他堕天。在地狱重生的大野智在里面呆了很长一段时间,等力量恢复才爬出了那个他以后很长时间不愿意提及的地方。这里知道其中细节的,大概只有二宫和大野智自己了。

 

早在被救的时候二宫就下定决心跟随大野智,而现在他已经不是那个只能看着大野智在地狱里被折磨而无能为力的小鬼了,于是他决定付诸行动到人间来寻找大野智。

 

二宫很聪明,他骗过了地狱里的守卫找到了通往人间的大门,出口就在这片森林中的一对扶桑之间。

其中一株桑树上便是相叶雅纪的树屋,于是顺理成章地,看见精灵的时候他认定他见过大野智,这样就不必像大海捞针一般漫无目的的寻找了。

 

果然,现在他顺利地找到了大野智,但是不知为何除了笨蛋精灵以外他的身边还有一个气势汹汹的人类小孩,二宫和也一开始就发现樱井翔是很依赖甚至是希望独占大野智的,于是为了寻开心故意把和大野智最亲密的一面展现了出来。

 

这样的事情在他们相遇后变成了家常便饭。

当然,那都是后话了。

评论
热度(5)

来做游戏吗''U''

脑洞和坑的存放处,请多关照'w'

© 来做游戏吗''U'' | Powered by LOFTER